楚邢

老年人复健用 比较博爱
日常失智 日常脑子不在线
接受范围内什么CP都吃
今天的我依然没有三日月
还不想丢掉“写东西”这个技能

碎碎念 顺带狗年祝脱单

全世界都在过年
只有我在人间失格。
有史以来第一次一口气读完人间失格……啊……
太宰治 最喜欢的作家是芥川龙之介和泉镜花
太芥了解一下?
感觉全世界都在吃新旧双黑和太敦
太芥的快要饿死了QUQ……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饿死了QUQ要太宰抱抱芥川才能起来

【三日鹤】你确定这玩意儿不会毒死人?

情人节点文 背景是两人开始交往后

“三日月殿!”鹤丸国永倒吊在树上,手里攥着一块不明黑色物体,“你看我亲手做的巧克力!”

三日月很清楚厨房里那个“狐之助与鹤丸国永勿入”的标语的必要性,忽略掉句子的主干之后问:“哦?到情人节了么?”

“嗯,情人节啊……”像蝙蝠一样吊着的鹤摇晃着手里大概可以吃的巧克力说,“是喜欢的人互相送东西的日子!”

言下之意是你要是忘了这事就算你是老年人我也不会原谅你犯阿尔茨海默症的。

“但是,老爷爷我听主上说,情人节是女性给心仪的男性送礼物的日子,”三日月拿起茶杯抿一口,“男性给女性的话在白色情人节喔。”

“啊……那可真是吓到鹤了……”丢死人了,早知道不要问咪酱,先自己查一下现世的资料了……“但是这可是我亲手做的啊……”

“亲手?”

“亲手……”声音小到听不见,“我不管,我都做了你就尝一口嘛。”

“为什么是一口呢。”这不是给我的么。

““因为我想吃。”理不直气也要壮。

三日月接过巧克力,尝试性咬一口,“啊……预料之中的……苦。”然后十分迅速的吃完了它。

“臭老头!不是说好一口的么!”

我可没有答应你啊,哈哈哈哈……”

-------事实-------

审神者和咪酱买回来黑巧克力,鹤球摸了两块出来放烤箱里加砂糖融化又凝固了一次(为了吃起来不苦)
咪:你确定巧克力放烤箱里烤一个小时还能吃?
鹤:不试(gao)试(shi )怎么知道。
答案是不能,就算是烤饼干的时候没有糖粉用砂糖来代替最后尝起来也会有诡异的焦煳味,亲身……亲口经历……
论三日月为什么要吃完巧克力。

【太敦】字母表 ABCD

日常向 慢慢码 糖?…… 点文 码好的先发出来

A-aweak 醒

敦一大早被电钻声吵醒,睁眼就看到太宰治站在自己宿舍客厅,踩着桌子往天花板上钻孔。

“诶诶诶诶诶?”

“醒了啊,敦君?”太宰举着电钻喊着打招呼,“镜花和我换宿舍了,毕竟男女有别嘛,以后我们就是舍友了。”

“不是这个!太宰先生你在干什么啊!”

“啊?我突然觉得你这边天花板不错,所以……来殉情吧!是敦君的话不是小姐姐也没有关系!”

然后因为电钻声音太大两人一起被国木田训斥了。


B-break 打碎

两人一起去吃咖喱饭,太宰一如既往的试图诱拐服务员小姐姐和他殉情。

然后敦凭借月下兽的力量一只手捏碎了茶杯。

“不好意思,手一滑就打碎了呢,太、宰、先、生。”和善.jpg

今天的太宰也在后悔拐了只母(划掉)老虎回来。


C-cat 猫

“话说敦君知道吗,老虎是大型猫科动物呢。”

“喔是么?以前的……没有人给我教过呢。”

“那……就由敦来学一声猫叫吧,反正都是猫科,这种小事应该不在话下吧?”太宰满脸搞事的微笑,“国木田也想听的对吧?”

“我的计划里现在的时间一栏写的是工作。”国木田头都不抬的说。

“喂,谁答应你要学猫叫了啊!”

“我要听!”乱步提着粗点心袋子窜过来。

最后此次搞事以社长推开门走进来告终。


D-divide 划分

“太宰先生!请不要把我办公桌上的东西擅自堆在您桌子上!”就算我桌子上全是资料你桌子上只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也不用这样吧……

“但是你桌子上等下要放很多东西嘛,而且你都是我的了还管什么你的桌子我的桌子啊……”

夜叉白雪不请自来,捂住镜花的耳朵,少儿不宜非礼勿听……然后被镜花一刀插在太阳穴。

镜花内心:黑手党连色诱都给我教过了你现在才觉得少儿不宜?

结局是花店派送来的玫瑰堆满了中岛敦的办公桌。

提前的情人节快乐!

———————————————————
情人节点文之一 感觉像开了个新坑一样……
药丸那篇还在卡,大概十二点前码不完了……
所以我是杂食还是博爱啊萌着太芥吃着太中写着太敦 重刷文豪二发现织田作和太宰也好好吃……
太宰:撑起文豪野犬CP半边天的男人

【刀剑乱舞】本丸药丸(十五·三日月篇

十五)
【那个导致三日月暗堕的本丸】-3

“老爷爷我,不是为了上阵杀敌而打造出的刀啊,队长一职还是山姥切更适合,”三日月啜了一口茶,忽略掉审神者投过来的目光,“况且第一次出征就被提拔为队长的话,迷路是必然的事吧……”

“有道理呢,”审神者阿鹤下意识的就答应下来,“那么队长还是山姥切国广,爷爷你可要做我的近侍哦。”

“哈哈哈哈,经常被人照顾的我对于照顾人可是一窍不通呢。”

“不如这样,山姥切来做三日月的照料官,本丸的事就交给长谷部。长谷部,你意下如何?”

“我没有意见,只要是主命就一定为您完成。”啊,如果可以是近侍就更好了。

身为另一个话题中心的山姥切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走了,三日月随后也回去收拾出阵服,今剑悄悄跟他出来叫住他。

“三日月殿,你觉得山姥切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呢?”施予他特别关注的你,对他抱有什么感情呢?

啊,被同为三条家的人察觉了呢,“山姥切是一个值得被信赖的人,只有他自己不愿意相信自己,”三日月抿嘴一笑,“在我来讲,就好像刚破壳的雏鸟看见的第一个人,虽然我一个老爷爷这样说很奇怪,但毕竟我是他锻造出来的,今剑的话应该可以理解的吧。”

这算是所谓的喜欢么?小天狗一边心里这样想着,一边说着和自己的身高完全不符合的话,“我们拥有人类身体的同时也就有了人类的感情,但我希望你能控制这种感情啊,”今剑压低声音说,“毕竟他现在可是讨厌着你呢。”

与此同时,山姥切和堀川的宿舍,同属于第一部队的两人有上句没下句的聊着。不,说是聊天都有点过分,分明只有堀川在自言自语。

“本丸到现在都没有一期一振,看样子审神者不打算参加大阪城的活动了,明明活动都快结束了。”
“……”
“今天的兼先生和往常一样马当番偷懒,不过被长谷部发现然后捉回去了。”
“……”
“三日月宗近居然被安排出阵了,我还以为主上打算留他在本丸养老呢。”

“不上阵的付丧神连我这个仿品都不如。”

堀川翻了个白眼,怎么平时没见你接我话茬?“话不能这么说,被被,他可是帮你保住了队长之位呢。而且三日月殿真的是美丽啊,就算没有穿出阵服也难掩新月般的光辉呢。”

要不是他的到来,何止队长,近侍之位也是我的。没来由的,山姥切就想起来三日月对自己说的那句“你是美丽的。”瞬间就不乐意了,“那种家伙谁会认为他美丽啊!”说完拉开门走出去。

“你会啊,”身后堀川小声说道,“明明就很在意的为什么还……”

不过,如果坦诚的话,就不是山姥切了吧。

【刀剑乱舞】本丸药丸(十四·三日月篇

十四)
【那个导致三日月暗堕的本丸】-2

显然阿鹤心情不错,在三日月到来的第二天,她去了趟现世,回来就给本丸换了冬景,顺带买了不少茶饼和茶具。

对于茶,三日月自然是来者不拒的。本丸没有莺丸,泡茶这件事就交给了初始刀歌仙,对于风雅之事,歌仙自然也是来者不拒的,何况审神者阿鹤时常跑来蹭吃蹭喝,总不能指望老爷爷来照顾审神者。

然后身为近侍兼第一部队队长的山姥切每次回到本丸都会看到如下图景。

穿内番服的三日月宗近右手边坐着审神者,左手边坐着歌仙,身侧围了一圈短刀,膝盖上还趴着五虎退的小老虎。

“真是其乐融融啊,”山姥切心里想,却总觉得看三日月不顺眼,“那个离主人最近的位置,本来是属于担任近侍的我的。”

审神者阿鹤还在和今剑打听关于三日月的事,全然没有发现第一部队已经回来了,一众短刀也不好打岔,倒是三日月放下茶杯说:“哦呀,山姥切带领的第一部队出阵归来了。”表面是在打招呼,实则提醒一旁的审神者别玩了办正事了。


三日月宗近啊,为什么要让别人注意到我呢,我可是根本不值得被关注的仿品啊……


像我这样的仿品被忽视不是理所应当的么……”山姥切扯了扯黑色的被单,碎碎念到。



“山姥切是这样想的么?”女审神者显然对他的话有所不满,也没了以前的那份耐心去调笑他,“那么,今后由三日月来担任近侍吧,队长之类的也交给三日月如何?”

山姥切不说话,因为他明白自己说了也没有用,这个一直以来以开他玩笑看他脸红为乐的女孩是他的审神者,她的指令他要无条件服从,况且三日月到来之后,就算和审神者在现世的朋友长得再怎么像,审神者也不会再关注自己了,继续和他闹着玩只是为了逗三日月一笑而已。

“我当你默认了唔,山姥切国广。”

看吧,连称呼的方式都变了。山姥切深吸一口气,准备做最后一次出阵汇报。

一直在旁边喝茶的三日月眯起眼睛,在山姥切开口之前说道:“不知道审神者大人有没有兴趣听一下我这个老头子的意见呢?”


———————————————————

论为什么开山姥切的玩笑时三日月会笑*

发现写的好慢 不知道何时才能写回药丸……

吃别人的粮一开心就忘了自家的坑。

补课补完了 恢复日更。

关于前传的药郎是一个怎样的药郎-1

性格分析?嗯,不怎么好分析啊……
为了整理药郎所有台词刷化猫……呐就是怪化猫前传有八九遍了,实际上怪化猫看的次数还没前传多【以至于我上一次听同学说夜鸟(元气少女缘结神里的那个)都没联想到东大寺……】
扯远了,继续说药郎。
化猫(前传)里面大概药郎还没有扑棱蛾子这个设定,但不是人这一点已经体现出来了,退魔剑,人形的小金。关于符咒和小天平暂且不提,片头片尾没有任何关于昆虫的素材,私人认为是为了表达一个蜕变的过程,设定还在完善期间。
嗯,过程,去他*的过程,你把那个会用嘴角而不是唇妆笑的药郎给我还回来。
/拿出笔记本
化猫序章,就是第九集,只这一集药郎的台词就写了我一页纸,举例说明,以作对比:
【那新娘子也太可怜了】【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至少让我在里面贴上符咒】【手臂已经断了】
被人毫不客气的绑住到勒断手臂的程度还是想着要救人,药郎你这么让人心疼真的好么?
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讲我没有资格心疼他……他以后也不需要人心疼了……
好了继续,一群敌方卧底一般的队友,当然是体现人性的最佳工具,心怀鬼胎各谋其私,具体人物性格参见每个人物出场时身后的壁画。
写到这里我想起来,好想药郎是(前传里)唯一一个没有被用壁画体现人物特点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没有可以拿来表达的性格特点。
猪队友之外,还有两人。怪化猫里也有戏份的加世妹子(听说日本站药加的也蛮多),还有一直在旁边说实际上没有帮多大忙的武士。加世妹子实际上更接近现在所谓正常人的范畴,和那群菜鸡互啄的猪队友划分开,再多一点机灵和一点世故(没有圆滑),的确是一个小小年纪给别人家帮工的女仆形象;武士私认为是表现纯粹的武士道,相关具体参见《菊与刀》,也就是所谓“忠”和“大义”的合集,他在逃到地下室的时候背着(实际上罪孽深重还骗人根本不值得救)的老头,但化猫没有杀他也就是化猫默认他是善的,化猫默认这种忠。
这次没有扯远,是为了和药郎互动。
和忙里偷闲的加世的互动是我见过药郎最活泼的样子,尚且为“人”,翻出各种药给加世看,听加世聊八卦,甚至最后打算但是被打断了的“资源共享”(并不),是一个五好四美的青年人(忽略掉药箱里的浮世绘),我都有点羡慕加世了。
然后是武士和药郎,武士一直在打扰(没有妨碍)药郎,但是化猫出现的时候两人一致对外,药郎是不嫌弃武士的,就是觉得有点烦,甚至算是宽容?毕竟被人勒断了手也不知道公报私仇。
当然药郎的话估计不屑于打击报复

我困了 本来说码本丸药丸的结果码药郎来了……
晚安 后续明早睡醒再说

【刀剑乱舞】本丸药丸 (十三·三日月篇


十三)
【那个导致三日月暗堕的本丸】-1

山姥切国广是三日月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和印象里的山姥切不同,本丸的山姥切披着一床黑色的被子,头发上恶作剧似的别着发卡,见到自己之后先是略一欣喜,随后充满了沮丧。

山姥切及时抬手拉了拉被单边缘挡住对方打探情报一般的视线,轻咳一声说:“我是山姥切国广,本丸的近侍。本丸的审神者名叫阿鹤,等她睡醒后我会向她引荐你。”

“不用啦,被~被~”刻意了拖长音的女声,听起来都是带着笑的,随后锻刀室的门被唰的拉开,“呐,有没有被我吓到?我在外面藏了超~久的!”

“才没……”“爷爷!不对错了……三日月宗近!”审神者打断山姥切的话,明明带着围了黑色纱巾的斗笠,却恨不得掀开纱巾去看看这位以后就属于自己了的付丧神,掀到一半想起来时政的规矩,缓缓垂下手臂。

三日月终于有机会自我介绍,脸上扬起招牌式的微笑,“我是三日月宗近,因锻造时形成的刃文较多,故而名为三日月。请多关照。”

然后两位付丧神就眼看着自家审神者一边手捂胸口一边嘴里念叨着“啊啊啊不行了小鸟声音太苏了我我我……”(声优梗)

“小鸟?是在说老爷爷我么?哈哈哈哈……”三日月用尬笑来缓解山姥切周身肉眼可见的低气压,显然山姥切国广现在一点都不想笑,却还是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心想看到锻造时间的时候就知道会如此了,本丸没有四花刀五花刀,那么三日月就是史无前例的一位,一定会被审神者特别对待,譬如审神者唤醒自己三天才给自己起了“被被”这个爱称,暂且不论那句“爷爷”,“小鸟”应该是主人给三日月宗近的爱称吧,尚没有来本丸就被想好了外号,何况三日月宗近可是最美之刀,就连在自己这样的仿品眼里看来也是如此美丽的……想到这里,山姥切又扯了扯自己的黑色被单,扭过头去。

山姥切的黑色被单是为了审神者而披上的,审神者说这样像极了现世里她的一位朋友。本来那位朋友常穿的是黑色连帽衫,奈何山姥切始终抱着自己的被被不撒手,只能折中意见将被单染成黑色,染成审神者希望的颜色。发卡则是审神者从现世带回来亲手给山姥切别上的,说是“很早就想看他这样打扮了”。

女审神者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家近侍的糟糕情绪,习惯性拍了拍山姥切的肩膀,努力端出很正经的语气说:“被被,你是美丽的。”

三日月宗近没憋住,用袖子遮挡自己略微翘起的嘴角,心想已经听到第二次了,想必“被被”是山姥切国广的外号了?真有趣。

审神者的注意力眼下全在三日月身上,自然注意到这位付丧神十分矜持的笑容,就顺口问道:“我说的对不对啊,三日月殿?”

看吧,才刚来就被主人施以这么亲密的称呼。无意间又被打翻了醋坛子的山姥切低头朝外走去,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他。

“山姥切国广,你是美丽的。”

三日月的语气里满是诚恳,不带一丝调笑。在山姥切听来这的确是对方的肺腑之言了,如同表白的肺腑之言,就连审神者也未曾用这样郑重的语气对自己说过话。

想到这里山姥切顿了顿,然后加快步伐,逃也似的离开锻造室。

目睹这一切的自称为阿鹤的女审神者看着三日月遮住嘴笑的眯起眼睛,心想不愧是平安时期的刀子精,才一句话就成功勾搭了自家近侍么……

—————————————————

阿鹤是女审神者去掉姓的名,本丸也没有搞事鹤,至于为什么叫阿鹤后文会说。
真的小鸟声音超好听。
养甜了再虐。

自暴自弃
不想写下一章 毕竟要虐三山 就跑去楚留香爬鸡鸣寺的塔想冷静一下 爬到最顶上了发现塔尖站着两个小姐姐……小姐姐……两个……
秀 你们好好秀
等我媳妇放假了我秀不死你们QUQ
好了滚去码字了
狗粮使我清醒

话说有谁想知道怎么安全爬塔么

【刀剑乱舞】本丸药丸(十二

提示:本丸的审神者是怪化猫的药郎,(大概)不是人类,身为“形”“真”“理”的化身,带着名为金的退魔剑,数百年如一日的寻找并杀死物怪
私设:检非是物怪,暗堕刀剑是物怪,溯行军不是;所有狐之助都是同一只狐之助的分体(花丸中狐之助为管狐)
CP向:这里比较博爱,刀剑的基本什么都吃,外加上金药,有哪个加哪个标签
———————————————————
十二)
药郎草草读完了信,随手塞给加州清光,然后在锻造室的门被本丸其他付丧神拉开之前一把拽住已经暗堕的三日月宗近,从窗户翻了出去。

“真是任性啊,主上,”清光瞟了一眼信的内容,瞳孔收缩了一下,“这让我怎么和其它付丧神交代啊……”

“大将!”门被猛的拉开,清光不用看都知道是药研来了,“有暗堕的付丧神的气息,您……”锻造室只有清光一人,没有药郎,也没有什么暗堕的付丧神。

一众短刀打刀紧随其后,看见此景便顿住了,鸣狐的小狐狸嘴里叼的昆布无意识中掉落在地上。“主……药郎呢?”还是长谷部先问出口。

“你们自己看吧。”清光把信递过来,石切丸也终于到场,一众刀剑围在一起。

“谨祝日益吉祥安康。吾懒于写字长话短说,任务定于三日期限找到编号【数据删除】本丸的刀剑付丧神短期内大量暗堕的原因并清除。此三日月宗近为任务之提前赏赐,其暗堕可以灵力消除。为共同利益,敬请自由发挥,后续由我等收尾,在下不胜切盼之至。敬启。
狐之助”

“都看完了吧,”清光蹭了蹭自己的指甲,啧,好像还没干透,“长谷部、药研、光忠、石切丸、山姥切,准备出阵,还是以我为队长。”

点到的几人一番准备之后在庭院集合,山姥切国广看看周围的同伴,把被子拉了又拉。“真不知道我一个仿品有什么……”“山姥切?你不用去,”药郎背着药箱来到庭院,显然是要跟着出阵,他身侧站着暗堕也难掩其美丽的付丧神,“让三日月去。”

是啊……对我这样的仿品不抱希望才是正常的……山姥切心里想着,低头朝外走去,却听到身后有人叫他。“山姥切国广,你……”暗堕三日月显然发现了山姥切的情绪变化,“你……我是要回去联络其它付丧神才和第一部队一起的,不好意思啊……”

山姥切顿了顿,然后加快步伐,小声说:“我一个仿品,受不起天下五剑的道歉。”

此时,旁边的药郎注意到三日月望向山姥切背影的复杂目光,略一盘算,轻咳一声说:“走吧,还靠得你带路了。”

三日月拨动罗盘后退到旁边,在看着自己的新的审神者启动罗盘时,他突然觉得在回到“炼狱”之前应该说完那句话。

“山姥切国广,你是美丽的。”

———————————————————
下一章是三日月原来在的本丸了,关系不大所以不会加怪化猫有关的标签,其实应该算是番外一类但是又算是正文,毕竟不交代清楚怎么让三山在一起。